沈寒衣

·

章圈咸鱼
文圈透明

幸会

脆皮鸭人设

游钺,二十,通风客

“捏捏肩揉揉腿按按腰顺便铺一下床,把你能做的都做完了再走。”

善于夜行,能在瓷瓦琉璃的屋脊上不带一丝声地掠过去。面巾斜着遮脸,右太阳穴旁边有一寸许的疤

左无名指在一次他不愿提及的往事里碎成了破晓春雪,后来为了美观,在残口接上了镂空雕花的义骨……但似乎更难以入眼了

喜欢喝甜酒,酿的好一手米酒

腊冬里为了练轻身愣是能裸着脚踝跳梅花桩

平时能躺着绝不斜卧,少动一点是一点,恨不得挑个良辰吉日和他的床喜结良缘

哦对,他没懒死自己是个奇迹

秦暮关,三十,江湖中人

“起来--这么点东西都熬不住,出去别说你认识我秦暮关!丢脸!”

长得平常,混在人群里跟影子似的

善长刀,据说在年少曾挑了当时颇有盛名的一个前辈,秦暮关这三个字在那时的江湖上几乎是后起之秀的代指

和易圻生来不对付,一刀一枪见面之后就没停住手

不喜欢酒,觉得那玩意过于难喝

在二十来年前见过宁旿他哥

现在在一个破楼待着混日子,有一天兴起了上街转悠,带回来个白白净净的小公子哥

被沈新恨了半辈子

淮汣,十九,北疆布衣

“呵,你们调来当兵的还没走,我们跑什么?”

少年总是焰气最盛的

长了一张娃娃脸,右边眉毛似乎比左边的高一些

想去当兵,身高不够被刷了下来

祖祖辈辈住在北疆,生下来心思就是打仗

爱上了个十五六的姑娘,一直藏在心里,把她当成战甲上新挂的黄铜铃铛

自打认识了易圻就一直缠着小将军,缠到最后宁旿看不下去了,总算是给他在军营里找了个活

从此就把这条命扑在了战场上

起名字真的是太艰难了

努力产出(bu

生物,细胞模型
「还有一半在同桌手里」


shy一定长了一对废爪子

突然就想去tb买一个交作业了嘤
高中真好🙃

「夜读时节埋下姑苏一坛雪
   借用渔火斟开云梦水千叠」

东风志是真的好听

脆皮鸭人设

易圻,二十四,将军

“我是从这里站起来的,就为这里倒下去。”

长眉,眼角上挑,右眼尾有颗红痣,除了一身的伤,皮囊俊俏得能祸国

喜欢把剑带着鞘垫脖子底下,美其名曰“整骨”

总在半夜三更做噩梦醒来

后脊梁天生傲骨,为了国可以拼上心肝脾胃肺骨和血,不知道怎么服软示弱的性子,带着箭伤能引弦挑了对方副将

对于裹着马靴的、形状好看的、修长的腿没有任何抵抗力

满嘴骚话,八股不可教也,撩人无师自通

撩着撩着把自己撩弯了

宁旿,二十一,军师

“愿赌服输,吻我。”

比易圻矮半截剑穗,薄唇,唇色极淡,登着马靴的小腿好看到引人破律

谈判就没温文过,一身寒意都涌上薄唇成了颜色

会吹叶子,没有酒量,一手好字

听了易小将军八年收复北疆的传说以后去找他三四年没好好见过的哥,“跟你报个休,去北疆。”

教养极好,被易圻撩了千八百次也没动怒

耐心极差,后来烦急了就直接堵嘴,然后世界清净

季褚映,二十六,江湖中人

“来来来爽快!拔什么剑!干!”

一身正气,在自己尚不知时有了游侠风貌

常年不分春秋冬夏地敞外袍,敢于穿着湿透了的、贴着腹上肌纹的里衣见人

酒量极好,曾立志要把宁旿的酒量提上来,在见识过一滴倒之后再也没提过这事

喜欢刀剑枪钩等一系列冷铁玩意,认识易圻后天天肖想着他手里的那杆红缨

从不懂八面玲珑

远道,姓氏生卒身份俱不详

“来者是客,拿酒--”

远道也不是名,自己翻书随手点着的,用“缘”作借口拿来当成了个称呼

天知道他真正长什么样子,操哪方口音

脸皮极厚,不请自来也能大大方方地叫主人家上菜伺候

不在乎样貌,高兴了打扮成出水芙蓉枝头新雪,懒得动弹时就顶着副乞人的样子混道去

平生最是恣意

沈新,二十三,江湖中人

“在下……呵,你是哪个,也来问我出处?”

白净,瘦,天天换衣裳,穿过就烧

衣锦从不夜游,不知道是哪种心理,有钱就要拿出来摆弄

原本叫“沈鑫”,嫌名字笔画太多,费墨还难写,缠着他爹娘给改了

行侠仗义没本事,逃命开溜堪称一绝,轻弓都抱不住,算盘珠子拨得赛琵琶响亮

原本想拿着家财享一辈子清福,不施善也不作恶,百万贯银子的花销都拟到古稀了,然后带着几串铜钱被千刀杀的世道送上了江湖

就先这么多叭

开文待定,可能小短篇较多,想着什么写什么

情节片段比较多,看个欢喜就行

很多糖可能要自己找

古风,江湖和战场,这帮男人嘴上大都不饶人

“江湖上哪有什么仇怨,天大的事一坛破晓也了了。”

想要你们点小红心!想要你们的评论!「大声」

有人感兴趣的话我就写了

原创。